?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 河南省民政廳(改版) > 信息公開 > 媒體關注
?
【中國社會報】一個小山村的蝶變之路 ——豫南特色鄉村振興的“郝堂實踐”
【字體: 】   2019-10-29 來源: 中國社會報
?

本報記者 路建英

郝堂村位于河南省信陽市平橋區五里店南部,是豫南一個典型的山區村。同許多村莊一樣,郝堂村在沒有進行重點建設之前,村民生活僅限溫飽,村級財務依靠政府撥款,沒有村集體經濟和任何社會組織。

2011年以來,郝堂村以建設“可持續發展實驗區”為契機,充分發揮村民主體作用,通過內置金融產業鏈,提升了村“兩委”威信,讓昔日僻靜破落的小山村蝶變為聞名全國的美麗鄉村,走出了一條具有豫南特色的鄉村振興之路,先后獲得“全國首批建設美麗宜居村莊示范”“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全國農村幸福社區建設示范單位”等國家級榮譽稱號。

振興鄉村的錢從何處來?

——建養老資金互助合作社 探索村社內置金融發展之路

“每年春節一過,全村青壯年勞力大多遠赴他鄉打工謀生,村里只能看到老人和小孩,一派蕭條沉悶的景象。貧困和臟亂的陰影籠罩著整個村莊,讓人看不到希望。”在郝堂駐村的平橋區五里店辦事處主任孫德華在回憶當時情景時,語氣隱隱夾雜著三分不甘、七分無奈。

破敗蕭條的郝堂村亟須改變,但一直缺少契機。“郝堂村就像個空心村一樣,如果當時任其發展,這個村估計早沒了。”

鄉村振興,最先解決的是資金問題。當時全村人均收入只有4000元左右,70%的收入來自于青壯年勞力外出打工,解決建設資金問題并非易事。

“鄉村建設資金全靠政府撥款不現實。”駐村干部陳謙告訴記者,當時郝堂村成立了一個“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合作社,探索以“村社內置金融”為手段的農村社區發展模式。

村社內置金融模式是政府資助種子資金,在村黨支部主導下,由本村有孝心、有愛心的中青年人發起,以老人為主體進行經營管理的村社內部合作金融組織。

在“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合作社里,村民可以憑林契、地契和兩名老人擔保貸款,貸款所獲利息的40%用于年終分紅。陳謙介紹,村里還依托內置金融開展了集體建設用地收儲、整理和開發業務,土地增值收益使得集體經濟獲得了快速增長。合作社入社老人也由當初的幾人發展到幾百人。

“現在看來,村社內置金融把村民組織起來,把資源資產資金集約經營起來,盤活了村里的閑置土地,極大地激發了村莊發展的內生動力,郝堂村由此改變了貧窮落后的面貌。”陳謙這樣說。

鄉村治理的良好生態如何搭建?

——激發村民鄉村治理內生動力 構筑宜居宜游家園

在新型農村社區建設過程中,郝堂村堅持推行“四議兩公開”工作法,根據村民的想法建設家園,逐漸形成了以“村規民約”規范發展的自我管理機制。

“‘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合作社是由村支書在內的7位村民發起的,共募得34萬元啟動資金才得以成立。”平橋區民政局副局長周慧表示,在合作社成立過程中,政府除了必要的資金支持外,一切尊重村民意愿。

“對村級重大事務,村‘兩委’充分征求群眾意見,召開村民會議決議,由村民說了算,使群眾意愿得到尊重,民主權利得到保障,促進了農村和諧。”周慧說,農村社區建設遠遠不是蓋幾間房子,它需要有一個軟形態的支撐系統,這個系統就是村規民約,它在無形中給人們一種精神、一種信仰。

“村規民約只有接地氣,才能為廣大村民所接受,真正使其落地生根、開花結果,促進鄉風文明提升。”周慧告訴記者,“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社章程是村民們“吵”了兩天兩夜的結果。只有讓村民“吵”夠了,充分尊重了他們的意見,這樣大家才會自覺地遵守自己定下的章程。

   村規民約讓群眾在自我規范中提升幸福指數。漸漸富起來的郝堂,沒有采取開發商主導的大拆大建方式,而是保護了農家小院,保護了承載村莊記憶的鄉土建筑,對原有的土坯房進行修繕,讓村莊重新煥發活力。

“郝堂房屋的改建修繕,完全是按照‘村民自愿、協商解決’的,根據每戶經營能力和家庭實際情況,采取一戶一圖紙,逐戶進行了具有豫南民居特色的改造。”孫德華說,為了推廣節能環保建筑,統一建設進度,區財政對按照圖紙進行施工的農戶給予補貼。

“現在,改造發展后的郝堂每年接待近百萬游客,特別是節假日期間每天數萬的游客接待量,全靠村民自我管理,充分體現了其強大的村民自治能力。”陳謙說,村民每天都對前來參觀的人夸自己的房子是五百年都不落后的建筑,只會越來越值錢,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農村社區治理如何激發社會活力?

——推動社會組織深度參與社區治理 提升社區治理能力

隨著鄉村建設的不斷深入,郝堂村的社會組織不斷建立、完善,在鄉村發展與治理中的作用不斷凸顯。

“郝堂的建設發展依靠的不僅僅是政府和村‘兩委’,在建設的過程中,被充分挖掘出來的社會力量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村第一團支部書記姜佳佳坦言,2011年,自己以“大學生村官”的身份參與了郝堂村的建設。

一個村莊的發展,離不開村民的參與,而村民參與的最佳途徑是村民自治組織的高效運行。姜佳佳告訴記者,為了做好郝堂新型農村社區建設,他們成立了信陽鄉村建設協作者中心,努力找到村莊建設需要的項目和合適對接的相關政府部門或單位。

“我們通過與北京樂齡老年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對接,在郝堂成立了樂齡養老服務中心,探索農村養老模式。”姜佳佳說,該養老服務中心采取村集體投資建設、公益組織運營、社會力量參與、專業人員管理,在解決村民養老難題、弘揚敬老傳統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同時,平橋區民政局等部門還啟動了以郝堂村為重點的“健康服務進家庭”項目,項目堅持政府部門主導、各種社會力量協作,以農村家庭和社區為中心開展。

后來,在區民政局和村“兩委”的指導下,姜佳佳又在村里成立了“郝堂文化藝術團”“郝堂青年志愿者服務隊”“郝堂農家樂協會”“回鄉青年創業合作社”“郝堂鄉村復興講壇”“郝堂春晚”等幾十個社區小微組織。

“這些小微組織按照市民政局倡導的‘助人互助、互助助人’的理念,為新老郝堂村民提供生產、生活所需服務,形成了郝堂特色的村黨支部一元領導、多元共治的治理體系。”周慧如是說。

農村社區治理如何實現可持續?

——以潛移默化的自我管理 打造沒有圍墻的鄉村善治

“生活質量提升了,品位也要跟著提升,否則就是‘瘸腿’發展啦!”村委會主任羅紹兵表示,如今在郝堂,很多村民院落是沒有圍墻的,路人可望見戶院內的一切。“這不僅是郝堂建筑特點,更是郝堂人內心安定和諧的一個重要體現。”

“我們打通了郝堂與外面世界的聯系,消除了社區原先的隔閡。幾年來堅持的議事制度、村規民約,在不斷解決實際問題的過程中,早已成為郝堂群眾合理表達訴求,參與社區大小事的渠道。”羅紹兵如是說。

村莊美了,游客多了,村民在家門口就能夠掙錢。在湖南打工的袁德宏,回村開辦了“湘里鄉味”農家樂,生意非常紅火,旺季時8個房間天天爆滿。

時下,鄉村游、農家樂蓬勃興起,青壯勞力開始回流,公共服務體系日益完善……附近村莊也開始效仿郝堂的樣式改造自家房舍,一村一美景、村村各不同,一幅共建美麗鄉村的美好畫卷正在徐徐展開。

“這一切的改變,得益于郝堂從一開始就把全方位提升村民及村民組織的主體性和實現村黨支部領導下的多元共治放在優先位置。”周慧表示,在總結了各地鄉村建設與治理的經驗教訓后,郝堂按照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的理念,將鄉村建設的過程變成發現和重塑鄉村價值的過程,不僅為郝堂的規范管理打開了空間,更為村集體經濟找到了出路。

“鄉村治理不是僅靠行政命令就能實現,更多在于調動村民自身積極性。”說起郝堂的發展,孫德華認為,實現鄉村有效治理,關鍵是“還權于民”,村民的事情村民定,讓村民在鄉村治理中唱主角,激發群眾內生動力。

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鄉村,到全國網紅打卡地的聲名鵲起,在自我革新中,郝堂不斷創新社區治理,探索多元組織共建共治共享路子,正朝著“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麗鄉村發展方向闊步前進。

 


?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主辦:河南省民政廳????協辦:河南日報報業集團
 備案序號:豫ICP備07003108號
华体网足球指数